— Autorun@蚌病生珠

lumigan tramadol tadalafil

今天是冬至。过了这一天,白天越来越长,黑夜越来越短。再有几天,这一年就过去了。

每个冬天,都是我工作上最焦虑的季节。我要为淡季焦虑,也要为明年一整年焦虑。但今年我却稍微觉得安心了一点,第一次对前景有了一点点乐观的期待。不管这种期待是否能成真,重要的是,即将过去的一年里我做过的事情,促成了这种难得一见的乐观。

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抗拒写东西,除了工作上非写不可的,基本上禁言。我觉得我看到的大部分文字都不真诚,意图明显、哗众取宠或者带有某种偏执。我怕自己也变成这样。

持有这样一种看法,可能本身也是一种偏执。但我发现这样做的一个特别大的好处是,首先我获得一种轻松,避免了那种活在别人期待之下的压力(还有啥比这个更糟糕么);其次,为了和那种我异常反感的偏执划清界限,我努力改造自己的心态和观点——如果我的表达中不自觉地带出了那些我非常讨厌的东西,那一定是我有问题。我希望表达归于平淡和质朴,归于生活里长久不变的简单心情。

去年开始一段时间我写了一系列和旧货有关的文字,我在非常具体的细节里感到实在和安全,那是我很难得同时也很难的一种快乐。

我觉得人的所有创造,源于你或远或近的生活。如果你过着一种欲言又止的生活,那你一定写不出畅快淋漓的文字。过去的八九年时间里,每年我都会写一个年度总结,到前年,实在找不到有任何再写下去的意义,于是停止。我的生活被很多问题围绕,文字中会把这些我希望隐藏或者消解掉的情绪无限的放大,并定格在那里。

如上所述,今年我的态度变了。并不是说我之前不好,我逃避开,好了就又要写出来。事实是,我今年遇到的问题,比以往几年加起来的还多。但关键是,如果能够接受现实的设定,泰然处之,那不论何种生活状态,都是好的。

以前会认为,我要把我擅长的事情做好。但我现在最新接受的设定是,你一定是不断去做新的、自己不太擅长的事情,才有可能维持住这种“我只做我最擅长的事情”的状态。这听起来是个悖论,我也不太知道该如何解释。但一个比较简单的想法是,所有的事物都处在某个链条里,保证你最喜欢和最擅长的部分处于你可控的链条之中明显很重要。另外,创造一个环境永远比做成一件事情更难,而为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物创造环境,明显就更加重要了。

对于工作,从前我的想法非常简单,我是个摄影师,我只要拍好我的照片就好了。几年走过来,我发现我更愿意或者更应该做一个站在摄影师身旁和身后的人。我发现我对去做一个“绝对厉害”的人失去了兴趣,我想做的是一个“相对厉害”的人——我划定一个范围,我自圆其说,我完成并累积一个个相对的完美,最终不断去靠近绝对的完美(虽然那是个不存在的东西)。一件事是这样,其实所有的事情也都是这样。你只能维持一个简单的初心,没办法去指望一条简单的路径或者简单的解决方案。

说了半天好像都在说怎么面对现实,面对无奈,怎么不卑不亢。但最后,我想我要说的是,在经历了很多次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之后,我还是相信,不管情怀和理想主义被贴上怎样的标签,那始终仍是生活里最好的部分。区别在于,你如何对待你的情怀和理想主义,你觉得那是个笑话,它就是个笑话;你视它为推销的工具,那它就沦为工具;但如果你觉得它是信仰和目标,那它们迟早会为你照耀出一条不需要解释给别人的路。

IMG_3048

Read More

这些风景是我一路上在能够站定的情况下拍摄的,大部分的风景都是路过。风景是谁都可以拍的,我也没有心思去追求某一个时刻某一个角度某一种最美的什么。我们只是某种意义上很简单或者很复杂或者很自以为是的一次路过。看到过,之后可能也不会再回头。

这些风景,其实一直在那里,或者说永远在那里,和他们比我们非常不值一提。在青海的路上我思考很多问题,回来之后拿起两本刚刚买的书来读,恰好看到了同一个问题的讨论:关于“自我”。这可能就是我的缘,让我在这个时间看到这个问题,开始思考和学习这个问题。

在盐湖那些照片,是我们旅拍的最后一站,那里的游客和我们拍摄的新人,被破坏和踩踏的盐湖,以及我们就是身在其中的破坏者……一切真的好荒谬。

qinghai_01
qinghai_07
qinghai_09
qinghai_10
qinghai_13
qinghai_30
qinghai_12
qinghai_17
qinghai_03
qinghai_08
qinghai_20
qinghai_21
qinghai_29
qinghai_19
qinghai_18
qinghai_31
qinghai_35
qinghai_34
qinghai_32
qinghai_33
qinghai_11
qinghai_06
qinghai_05
qinghai_15qinghai_24
qinghai_28
qinghai_27
qinghai_14
qinghai_24
qinghai_23

Rolleiflex 3.5F,Kodak Ektar100

Read More

七月底八月初休假,去安徽泾县天使家找她玩。
从她家出门溜达,走十几分钟便是青弋江,正所谓“江边城外”的样子应该就是如此吧。

jingxian_02 jingxian_03jingxian_30 jingxian_04 jingxian_05 jingxian_06 jingxian_07 jingxian_08jingxian_18 jingxian_09 jingxian_10 jingxian_11 jingxian_12 jingxian_13 jingxian_14 jingxian_15 jingxian_16jingxian_19 jingxian_20 jingxian_21 jingxian_22 jingxian_23 jingxian_24 jingxian_25 jingxian_26 jingxian_27 jingxian_29jingxian_32 jingxian_33 jingxian_34 jingxian_35jingxian_31Rolleiflex 3.5F,Fuji pro160NS

 

Read More

几年来,大到家具单车,小到针头线脑,各种各样的旧货收了不少。而对于物品的选择和购买,我关注的想说的也不仅仅局限于旧货。对于淘货这件事儿的态度也是一 直在变化中,曾经只是单纯迷恋某种质感某种味道,而现在更多是希望找到一些实用的经典的有设计含量的东西,甚至,希望能从这件事情当中沉下心来学到点什么 ——这也是我想动笔把这些事情记录的原因之一。和真正的收藏家比,我们的确连收破烂的都算不上,有一些甚至不算是“收”,只是在诸多选择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东西。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我乐在其中,我想这是最重要的。

断舍离最近流行,我扪心自问,实在是做不到。人如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或许实现的方法不止一种。相比做减法的清爽,我可能更习惯把自己围绕在喜欢的东西里。就像哈利波特电影里面的“魂器”一样,每一件东西里,寄托一点灵魂一点情怀。人们常说恋物成癖,但其实在心中早就有舍有得。面对这些与我结缘的东西, 感觉应该多少有点图片文字的记录,同时也把拍照、写字、收东西,三件我最喜欢的事情结合到了一起。取名“舍得录”,睹物生情,也算落到实处。

最近看书看到一个观点,说我们手中的钱财、权力、才华等等本不属于我们,都是这个世界暂时交由我们手中过渡而已,你如何运用好手里的这些东西,才是意义和价值的区分所在。当今社会,物质极大丰富,一柄勺子一把椅子,都已经是唾手可得之物。可我总想,多花些在我手中过渡的时间精力钱财,换取一柄有故事的勺子和 一把有故事的椅子。虽然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不管是身外之物还是身内之物,都带不走,可多一些来龙去脉,也算精彩的过渡。或许这些物品以及与之相关的故 事,要比我们存在的更为长久。归根结底,在微小的日常细节里多一些感触的层次,这是我认为有趣的愉快的好生活。

为此特意隆重地开通了个人的微信平台,专门做这件事情。十年前从博客时代开始,我便一直坚持在所谓的“自媒体”平台上写东西,动机不同,形式不同,但始终坚持。这种坚持带给我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,但对我来说那都是额外的偏得。其实只要能够写,我就很快乐。从博客,到微博,再到现在的微信,发布的渠道似乎越来越微小,但想说的东西越来越明确,也越来越单纯。我特别感谢那些从博客这个渠道认识我的人,几年来一直给予的关注,其实不管平台如何转换,如果我们喜欢的还是同样的东西,还是在乎相似的感受,茫茫人海中,我们总还会找到某个恰当的连接点。

将近三个月的时间,“舍得录”已经写了11篇,单篇最高的阅读数超过2000,大大超乎我的预期。“舍得录”会坚持只发微信平台,只在最对味的圈子里分享。知道很多事情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发生,这是个有意思的体验,同时这也是一次实验,看看到底这种传播方式会带来什么好玩的事情。

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f2 preset

微信平台搜索公众号“舍得录”或者“autovintage”,或扫描二维码关注。

qrcode_autovintage

 

Read More